全国服务热线:400-0021-5598

2010年4月1日

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8-06-07 22:36 浏览:

  《汽车家庭》是新华社记者南辰在今年新近出版的一本立足于中国即将步入汽车社会的前沿观察的新书,亦是其早前出版的《汽车社会》的姊妹篇。该书记录了作者在六年时间里对中国方兴未艾的汽车家庭的深入观察和思考,以及围绕中国的汽车家庭在社会转型期夹缝中的酸甜苦辣。本书现由南辰独家授权盖世汽车网连载刊发,敬请关注!

  1885年,卡尔奔驰在德国西部曼海姆利用一个自制的单缸、水冷内燃机制成了世界上第一辆三轮汽车。卡尔o奔驰家算得上是世界上第一个汽车家庭,西方汽车发达国家的“汽车家庭史”大概可以从此写起。但是一般人可能会忽略,汽车虽然是由男性发明的,但是汽车家庭却从诞生起就离不开女主角,这是汽车家庭的一大特色。

  2008年10月23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前往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BBDC)汽车有限公司参观,并出席了该公司第25000台梅赛德斯-奔驰C级轿车的下线剪彩仪式。这位女强人在仪式上发表了讲话,她高度评价了戴姆勒公司在华业务所取得的丰硕成果,称赞其对中国市场长期承诺所付出的努力以及在环保、社会责任方面所起的表率作用,并祝愿作为德中经济互利合作典范的BBDC在未来取得更加辉煌的成就。

  当时,我作为新华社记者在现场采访。一个有趣的细节令我难忘,看到车间的剪彩现场有几位BBDC的女工人,这位女强人径直走上前与她们握手,并说了一番话,之后,她的女翻译用不太流利的中文翻译默克尔的话说:“我很高兴这里有女职工。大家都知道世界上第一辆汽车是奔驰先生发明的,但是人们可能会忽略,第一次驾驶这辆车完成远行的是奔驰夫人,一位女性。”

  的确,1888年8月的一个清晨,卡尔o奔驰的妻子贝尔塔o林格尔开着“奔驰1号”,带着两个儿子从德国曼海姆出发,驾驶100多公里,回到了在普尔茨海姆的娘家,这是世界上首次人类驾驶汽车完成的长途之旅,令人惊讶的是,这样的长途旅行竟是由一位勇敢的女性完成的。

  贝尔塔o林格尔当时开的是一辆怎样的汽车呢?“奔驰1号”发动机为单缸,排量为785毫升,功率为0.8马力,时速为15公里。我曾经在位于德国斯图加特的奔驰经典车中心试乘过“奔驰1号”的复制品,奔驰经典车中心的经理亲自为我驾驶。巨大的震动、颠簸和噪声,说实话,与现代汽车比较,那感觉丝毫谈不上舒适。那位经理还要不时下车解决仿制品的机械问题。在奔驰新博物馆,我了解到,在贝尔塔o林格尔开着“奔驰1号”回娘家的过程中,她也要解决一些简单的机械问题,还要跑到药店里找燃料――当时汽油在药店有售。与她的丈夫一样,这位世界上第一位完成驾车远行的女性同样值得后人尊敬。难怪奔驰夫人会被德国女总理搬出来证明女性对于汽车的伟大。

  在中国的汽车家庭中,女性的位置同样重要。海口警方2009年初发布消息称,近5年来海口机动车和驾驶员数量持续增长,给道路交通管理带来了空前的压力。至2008年12月31日,海口市机动车保有量28.7万辆,较2007年增长8.24%。目前新车入户日均100辆,高峰期达380辆,年增长3万辆。随着海口市民生活质量的不断提高和改善,私家车成为机动车增长的新亮点。在5年的机动车增长过程中,私家车占了46%,位居全国前列。截至目前,海口市共有机动车驾驶人40万人,其中女性驾驶人8.9万人,占总数的22%。

  而据黑龙江省统计局统计,近年来,黑龙江省机动车保有量不断增长,私家车普及程度迅速提高,带动机动车驾驶员队伍不断壮大。截止到2007年底,全省共有机动车驾驶员345.4万人,比上年增长10.2%。其中,汽车驾驶证持有人数达到289.1万人,占机动车驾驶员总数的83.7%。统计数据显示,在黑龙江省汽车驾驶员队伍中,女性驾驶人员的增长速度明显快于男性。截止到2007年底,全省女性汽车驾驶证持有人为32.1万人,比上年增长19%;全省男性汽车驾证持有人数同比增长仅为9.1%。

  另据来自贵阳的报道,据初步估算,贵阳市的35万辆汽车中有近10万辆是由女性驾驶。贵阳几家4S店的订车登记表显示,在购车女性中,工薪女性、私企女老板占了绝大部分。随着汽车价格下降,拥有第二辆车的家庭越来越多,女性便成了这第二辆车的主人。此外,由于女性在家庭中往往主宰着经济大权,因此影响着汽车的购买和使用。据一位陪练师傅介绍,过去的学员中有一个女的就觉得很稀奇,现在学车的至少有四成是女性。

  根据从北京市交管局了解到的信息,2006年北京女性司机已经占到了司机总量的35%,这一数字充分表明我们已经步入了汽车发展的“她时代”。这从一个侧面说明,女性已经当仁不让地成为中国汽车家庭汽车使用以及汽车消费决策的主角。

  汽车作为家庭的高档消费品,如何选择需要争求全家人的意见,每个家庭成员都有发言权,调查发现,车主和配偶作为家庭的主要成员,虽在购车决策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但家庭的其他成员,包括父母、子女以及朋友同事的意见也十分重要。女性在家庭购车决策时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久前,我的一位女同事小金向我咨询购车事宜。在小金家里,财权由她掌握。但是由于正在学车,对汽车知识也不怎么了解,购车的选择权在很大程度上由丈夫推荐,但最终的“财政底线”和审批权却在小金这个外行手里。最终,两口子购买了一辆1.8升排量的自动挡畅销两厢车,正式步入汽车家庭的行列。

  之所以举这个例子,是因为据我观察,这是“70末”“80后”小两口、三口之家购车的典型代表。中国的社会文化基础决定了汽车家庭的购车决策离不开“女主人”的视角。买不买车、什么时候买车、花多少钱买车、买三厢车还是两厢车、买日本车还是德国车、贷款买车还是现金买车、自动挡还是手动挡、买什么颜色的车等等问题,每个家庭找到的答案不尽相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其中家庭女主人的意见绝不能忽视,并且会在家庭决策分量上变得越来越重要。

  2007年9月~11月间,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和新华信国际信息咨询(北京)有限公司共同组织了“最满意汽车ACE”调查,在全国33个大中小型城市,历时4个多月,对不同品牌、不同车龄的16000个车主,进行购买行为方面的面访调查,对于“家庭购车谁是决策者”这个问题给予了答案。

  汽车作为家庭的高档消费品,如何选择需要争求全家人的意见,每个家庭成员都有发言权,调查发现,车主和配偶作为家庭的主要成员,虽在购车决策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但家庭的其他成员,包括父母、子女以及朋友同事的意见也十分重要。女性在家庭购车决策时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调查显示,2006年,家庭购车时,男性决策的比例为53.2%,女性决策的比例为35.2%,2007年,男性决策的比例为46.9%,女性决策的比例为47.4%,女性决策的比例增长了12.2%。女性决策者比例的大幅上升与女性车主的增多有很大的关系。通过新华信近五年对车主调查发现,2003-2007年五年间,女性车主比例逐年增高,2003年女性车主比例为25.4%,男性为74.6%,2007年女性车主比例为32.9%,男性车主比例为67.1%,5年间女性车主比例增加了7.5%,年均增长率为6.7%。这为女性在家庭中的购车决策增加了话语权。

  总体来看,中国家庭购车决策者主要有两个特点,第一,中国家庭购车已经进入了“女性说话”时代,女性在家庭购车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她们已不再仅仅作为一个看客,而是积极的作为一个参与者;第二,同40岁以上的消费者相比,40岁以下的消费者由于其自身所存在经济实力,判断能力等特点,所以更有购车话语权。各汽车厂商应把握好这两个特点,揣摩购车决策者的心态,探究汽车消费规律,为自身制定更为有效的发展战略。

  迎合这种消费趋势,女性车的开发和设计开始得到许多汽车厂商的重视。随着女性消费者汽车购买力的增强,女性车市场细分更加明晰:多为自动挡、外形靓丽、颜色绚丽的两项车或跨界车,目前市场上符合这类标准的格挡车型包括QQ、SPARK、雨燕、POLO、骐达、骊威、206等,红、黄、白、蓝色彩非常丰富,对女性消费者具有很大的诱惑力。

  2010年的3月8日,是张海迪在参政议政中度过的第13个妇女节。她的坚忍不拔,她的善良爱心,她的乐观豁达,还有她的爽朗笑声,总是在不断感染和影响着她接触到的每一个人。由于采访两会,我有幸与海迪大姐就残疾人驾车的问题畅谈了两个小时。采访中,我观察到,轮椅上的张海迪不断挪动着身躯,用两只胳膊来回支撑身体的重心,如果肘部不用力撑起,身体就会向一边倾倒。健全人连续坐上两个小时都会感到疲惫,可是海迪总是坐得直直的,从头坚持到尾。有时忙起来,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一天下来腿全是肿的。

  “我所有的新毛衣都是这里最容易磨破。”张海迪举起右胳膊告诉我,“1998年担任政协委员,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坚持长时间坐住,前十年我几乎没有请过假,因为我知道我这个委员承载着很多残疾人和他们的亲人的期待。”

  怀着对残疾人深深的理解和爱,怀着对社会的感恩和奉献,张海迪以无比地热情和执着投入到政协委员的工作中。她为帮助残疾人实现更多平等权利大声疾呼。她连续10年提交关于残疾人驾车的提案,经过公安部等部门的大力支持,2010年4月1日,残疾人能够领取驾驶执照了。这意味着汽车也可以为残疾人的家庭插上翅膀。

  公安部2009年底正式对外公布了新修改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规定修改后,残疾人驾驶汽车的身体条件进一步放宽。这一顺应汽车社会人性化发展方向的变革,将会让更多残疾人感受到汽车社会的温暖,体验到汽车社会的便捷。

  回顾残疾人在我国驾驶汽车的进程,公安部等各部门一直高度重视。2003年9月1日,公安部出台三十项便民利民措施,其中“允许左下肢残疾但其他肢体健全的残疾人驾驶小型自动挡载客汽车”,满足了部分残疾人驾车出行的需求。2004年5月1日实施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进一步扩大了允许左下肢残疾人驾驶车辆的范围。2009年10月制定发布的《城市道路路内停车泊位设置规范》,规定路内停车泊位应考虑设置残疾人专用停车泊位,其数量应不少于停车泊位总数的百分之二。此外,公安部还要求各地公安机关在窗口服务中推行无障碍服务。

  当然,让残疾人顺利融入汽车社会,政府部门单方的力量是不够的。对比日本等主要汽车发达国家的汽车社会,其一大进化特点就是政府部门、厂家、交通参与者等各方对残疾人、老人、婴儿、孕妇等特殊群体都关爱有加。例如,在东京,残疾人专用车证是极少数的“特权车证”之一,可在不影响交通的情况下短时间违章停车。而贴有高龄司机、婴儿坐椅等特殊标志的汽车,也会受到其他车辆的主动礼遇。我在采访东京国际车展时,曾经参观过大发公司展出的“mira”,这款小车的驾驶椅就是一个可遥控自动上下车的轮椅,大大方便了残疾人士驾车。由此可见,一个成熟的汽车社会,一定会对残疾人等特殊群体给予足够的人性化关怀,这既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体现,也是人文平等精神的体现。

  值得欣慰的是,近两年,越来越多的自主品牌厂家和政府部门注意到了残疾人的驾车需求。例如,奇瑞汽车在2007年上海国际车展上就展示了方便残疾人使用的东方之子Cross轿车,该车在第二排设计了残疾人专用坐椅,可以旋转并降到车门外,方便残疾人、老人等上下车。

  尤其是像北京这样的超大城市,对残疾人驾驶汽车解决出行难一直大力支持。在北京奥运会期间,交管部门给残疾人驾车者准备了专用车证,不受单双号限行限制。北京尾号限行期间,这种人性化的服务政策得以延续。而北京奥运期间,为了满足残疾人士的出行需求,北京特别还引入了吉利的TX4无障碍出租车,与国内一般的出租车相比,这种出租车内部空间大很多,残疾人的轮椅可以直接上车,在车内,能轻松挺直身子,自由转动。我认为,这些人性化举措都是体现北京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汽车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

  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随着《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将于明年4月1日起施行,汽车社会的参与者能否对残疾人驾车者以及无障碍设施给予足够的礼遇和爱护。这并不是杞人忧天,举个例子,在北京等大城市,人行道上的盲道硬件设置还是比较到位的,但经常有自行车、汽车、摊位蛮横并危险地横在盲道上。同理,残疾人驾车新规定实施后,马路边、公共场所的残疾人专用停车位,会不会被缺德的司机抢占?在拥挤的道路上,心急火燎的司机会不会礼让贴了残疾人驾车专用标志的车辆?这些悬念会成为考验交通参与者文明素质的考题,希望每个司机届时都能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

  “今天很冷,但是心里很温暖,也很高兴,因为就在今天,公安部正式公布了新修改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在这里面,残疾人驾驶汽车的身体条件放宽了,办理驾驶证的程序也简化了。”这是张海迪女士在她的博客上写下的激动的话,配合文章的,还有一张她本人坐在一辆轿车驾驶员座位上的照片。在这篇博客里,张海迪女士坦陈:“对残疾人问题认识的深入意味着社会文明的进步,通过对残疾人问题的研究,我们会更好地认识生命,维护人的尊严,创造符合人的生命多样性的生存环境。”

  我相信,只要主管部门不断推出人性化的服务举措,只要每个交通参与者都能拿出一份爱心,就会让更多的残疾人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感受到汽车社会的温暖与便捷。

  2009年底,公安部发布《关于修改<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的决定》,其中涉及残疾人驾驶汽车的17条,进一步放宽了申请驾驶证的身体条件,在配备了辅助设施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允许右下肢和双下肢残疾、手指有残缺、听力有障碍等三类人员申领驾驶证,新规定将于2010年4月1日起正式施行。这一人性化的管理措施公布后立刻得到多方肯定。而在这背后,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连续十年提出相关提案的历史和心路历程却不太为人所知。2010年3月5日,刚刚参加完政府工作报告小组讨论的张海迪委员,在驻地向我讲残疾人驾车提案的历史。

  “我的童年,坐公共汽车都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坐小汽车几乎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那时作为一个残疾的孩子,对动态的东西都是充满渴望的。为什么呢?这是一种思想的代偿,当一个人缺失了身体一部分功能的时候,就会用想象替代缺失。但是无论什么也阻碍不了人的向往,我曾经说过,即使翅膀断了,心也要飞翔。”

  “1985年有件让我特别感动的事。当时一群残疾人坐着手摇轮椅从陕西不远千里到北京。那种老式手摇轮椅是很难摇的。”海迪边说边向我们比划,“又笨又大,用手摇动一根链条,摇那么重的轮椅走那么远的路,胳膊多疼啊!”他们说,来北京就是想证明自己能行!

  “1980年我才有了这种能自己走的轮椅。在那之前,是老百姓用木头帮我打的轮椅,有四个小轮子,自己不能走,我去哪儿必须由别人推着我。”张海迪说。

  张海迪介绍说,1988年的日本之行给了她很大的震动。“一天朋友告诉我,残疾人工场的工场长要带我去参观。我上车后,工场长说:请坐好,我可能会开得快一些。我跟你是一样的,也是脊髓损伤者。”

  “他怎么能开汽车呢?”张海迪那时很惊讶。那位工场长开着车在日本的高速公路上奔驰,速度很快,张海迪坐在车里想:残疾人原来也能自己驾驶汽车,也能开得那么快、那么好、那么自由!人的思想是自由的,而不自由的身体可以让汽车代替啊!

  “当时我就想,要是有一天我能开车多好呀!中国的残疾人能有一天开上车吗?我不断地跟工场长聊汽车。当我离开日本的时候,我已经有了一种预感,总有一天,我们能行,但那只是一个模糊的认识。”张海迪说。

  1998年,张海迪开始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政协会议是能够发出残疾人心声的地方,比我单纯当作家写作有更宽阔的舞台了”。1999年,张海迪提了《关于残疾人驾驶机动车辆的提案》。2000年,张海迪又提了《关于残疾人驾驶汽车的提案》。第二年,又提了《关于允许有能力的残疾人驾驶汽车的提案》。这一主题的提案一提就是十年。

  “2005年,我去黑龙江参加残疾人驾驶汽车现场会,在那里学习驾驶经过改装的手动操作的汽车,很快就学会了,这更坚定了我信心。一定要推进残疾人驾驶汽车的事情,让更多的残疾人兄弟姐妹实现开车的梦想。后来中残联组织了一个残疾人驾车神州行的活动,从黄帝陵开到长城脚下,我驾驶汽车走在最前面。到了河南大家聚会,一些残疾人举起酒杯,搂着我,刚叫了一声大姐,眼泪就流下来。”

  “残疾人能驾车了,这是良好的开端,但是那时他们一些人还没有驾照,只悄悄地开。当时黑龙江几位残疾人有了驾照,可心里却很不舒服,因为那时车牌头两个字是黑残****,他们认为这不公平。”

  根据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统计,我国有8296万残疾人。张海迪感慨道,这个庞大的数字其实包含着非常复杂的内容。残疾人这个词汇叠加着无数的痛苦和不幸,它蕴含着残疾人的美好的梦想、热切的渴望,还有不屈的抗争。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汽车社会悄然到来,一些残疾人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一些残疾人具备了购买汽车的能力,要求放开残疾人驾驶汽车政策的呼声日益强烈。“所以我认为,想驾驶汽车的残疾人不要着急,国家的文明和进步需要时间。要坚信生活,坚信我们的社会,坚信党中央和国务院一定会把残疾人的事情挂在心上。”张海迪动情地说。

  “近些年两届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提到了残疾人。最早只出现了要支持残疾人事业发展这一句话,后来字数越来越多;今天,的政府工作报告有将近3行表述残疾人的问题。这真正体现了党中央和国务院以人为本的精神,残疾人一定会实现更多的权利。”张海迪说。

  “残疾人事业的推进也离不开很多政协委员的大力支持下,关于残疾人驾车等提案,各个界别的委员都热心签字。2002年两会我在政协作大会发言,当时2000多名政协委员热烈鼓掌,我知道那不仅仅是在为我鼓掌,是为关心残疾人事业鼓掌。”

  “2005年,我曾在一个活动上对大家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总有一天,残疾人会像健康人一样,能驾驶汽车。可以驾驶自己的汽车去工作,在假日,也带着你们的家人和孩子去旅游,你们可以到自己向往的所有地方去,相信这天一定会到来的。”

  张海迪告诉我,近些年,残奥会的举办,表彰全国自强模范,都让我们对“生命的硬度”一次次再认知。允许残疾人驾驶汽车,从思想来说是一次重要的解放,对健康人来说是一次解放,比如对残疾人的偏见;对残疾人来说更是一次心灵的解放,实现自己驾驶汽车的愿望。这件事情体现了党和国家对残疾人的关怀,具有很高的社会意义,它表明社会文明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残疾人朋友们的呼吁,是对我们工作的鞭策,我们一直在想办法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公安部交管局有关负责人告诉我,公安部交管局等部门对推动残疾人驾驶汽车工作、解决残疾人出行难问题高度重视,近些年通过推行便民措施、修改规章制度、加强执法力度等形式,在推进残疾人驾驶汽车、保障残疾人驾驶机动轮椅车及运营、推动道路无障碍化改造等方面积极开展工作。

  “为了能够让更多残疾人驾驶汽车出行,并保障残疾人驾驶汽车的安全,公安部加强与有关部门的沟通协调,认真研究提出工作意见和建议,积极推动残疾人驾驶汽车政策的出台。”这位负责人介绍,2007年,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发布了《肢体残疾人驾驶汽车操纵辅助装置》国家标准,于2008年3月1日实施。同年,公安部多次与中国残联进行专题研究,并收集整理了美国、德国等国关于残疾人驾车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标准,对放宽残疾人驾驶汽车的条件进行了充分调研和论证。

  为满足更多残疾人驾驶汽车的需求,公安部在制定相关政策过程中,通过电话沟通、上门走访、专门致函等形式认真听取有关部门意见,通过互联网、电视、广播电台、报纸等媒介广泛征求社会群众意见,在允许右下肢和双下肢残疾人驾驶汽车的同时,又放宽了听力障碍、右手拇指缺失、手指末节残缺等人员驾驶汽车的条件,《关于修改<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的决定》的出台,终于圆了更多残疾人驾驶汽车的梦想。

  规定出台消息发布的这一天,张海迪在博客中写道,虽然天很冷,但是很高兴,心里很温暖。不论健全人还是残疾人,都应当享有平等地生存和发展的权利。无论是健全还是残疾,生命的本质都是高贵的,都应该享有阳光,空气和水。

  “今年的4月1日应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残疾人能领取合法的驾驶执照了。我希望自己也能考取驾照,非常期待这一天。”张海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