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400-0021-5598

容易在夜间被乘客 偷拿

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8-09-26 18:19 浏览:

  公司统一安装的,还配了一箱货,但我才卖了几天,就损耗不少,所以不补货了。 司机陈师傅感慨,装在开放式网兜里的待售零食不易保管,容易在夜间被乘客 偷拿。

  △ 8 月30 日,一辆的士上的车载便利店网兜内并无商品在售。记者朱蓉摄

  8 月29 日,长沙市民王小姐在搭乘的士时发现,驾驶位后挂着一个可以放置各种小零食的网兜。不过,这个网兜中却空空如也,并未装有零食。

   公司统一安装的,还配了一箱货,但我才卖了几天,就损耗不少,所以不补货了。 司机陈师傅感慨,装在开放式网兜里的待售零食不易保管,容易在夜间被乘客 偷拿。

   你以为我是出租车,其实我还是便利店。 这种被称为 车载便利店 的零售新模式是否真如其广告语宣传的一样是 创业盈利 的好帮手?

   上车的时候没注意,发现有个空网兜,觉得还挺新奇。8 月29 日,王小姐从通程大酒店搭乘的士前往芙蓉广场, 偶遇 了前段时间在上海、北京等城市曾火爆一时的车载便利店。据王小姐描述,与在网络上看到装满代售商品的网兜不同,装在这辆的士上的网兜内并未有任何商品。

  无独有偶。8 月30 日,三湘都市报记者在芙蓉中路上搭乘一辆牌照为湘AT93XX 的的士也遇到了类似情况。司机陈师傅介绍,车载网兜是月初把车开去公司做检查时统一安装上的, 试营业了几天,售的主要是饮料、矿泉水、口香糖等小零食,因为总有丢货的现象,现在已经不补充商品了。

  在商家预设的概念中, 车载便利店 是一种全新的销售场景,可以将的士等移动运营车辆变为一个迷你销售货柜,通过乘客 自取、自付款 的形式来进行运营。

  该品牌车载便利店官方加盟电话客服告诉三湘都市报记者,只需提供车牌号和手机号即可加盟,首次会有价值100 元的商品赠送。她表示,长沙的士主要以公司整体加盟的形式进行运营,在高铁南站与火车站附近均设有商品补给点,供加盟的的士司机进行货品补充。

  早在今年年初,车载便利店便开始出现在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有媒体报道显示,部分司机能够通过运营车载便利店赚到 日常月收入五分之一 左右,解决餐费开支,这让这门生意看起来有点儿诱人。

  但据三湘都市报记者了解,经过一段时间的运管,长沙的的哥们似乎对这一新兴销售业态并不买账。

   搞了十多天,基本上一天能卖二三样商品,但多的时候却要亏个四五样。 陈师傅说,销售提成即为销售额的15%,算上亏掉的货,肯定还赔了本。他感慨,货品丢失往往发生在夜班, 商品在座位后面,司机坐在前面根本看不到,并不是每个人的素质都好,有的乘客喝醉了口渴,拿了就喝你也不知道。

  这种全开放式货架,陈师傅认为,是增加损耗的主要原因。他告诉记者,和自己相熟的的士司机朋友 也大都没有搞了。

  8 月29 日,记者在长沙火车站出租车候客处进行随机采访时发现,在此处等候的包括坤泰、的友、秀峰、津红等的士公司所属的出租车上均未安装此类便利售货架。

  坤泰出租车司机王师傅说, 没有听说过车载便利店,有也不想安装。 他的想法与陈师傅一样, 商品放在座位后面,被人拿走了都不知道,钱没赚成反而亏了就不划算。 福利出租车公司司机陈师傅则表示,目前公司并没有进行统一安装,不过公司内也有小部分人自行安装过,听说有亏有赚, 开车都照顾不过来,就懒得安装了,还是专心开车的好。

  而在消费者的采访中,的士公司是否有销售商品的经营资质、车载便利店的货源是否有保证、消费后如果出现问题该如何维权等都成为心中的疑虑。 司机在运营过程中,如果不前往指定地点进货,而是自己寻找货源呢? 购买了没有凭证,万一商品有质量问题谁来负责呢?

  今年5 月,上海市食药监局便表示,运营了车载便利店业务的一出租车公司并未取得相关许可,与现行法律法规要求不相符合,因此叫停了该出租车公司的这一行为。

  对此,三湘都市报记者咨询上述车载便利店客服时,获得的答案是,该公司已取得工商营业执照和食品流通许可证, 如果发现销售的商品过期或有质量问题,可以进行更换。

  随后,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查询该车载便利店所属运营公司天津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后发现,该公司确于今年2 月6 日进行了注册,并于8 月22 日被核准成立,其经营范围内包括了 日用品、食品、化妆品的批发兼零售; 网上销售等等。

  去年,自动售货架风起时,在长沙各大写字楼、客流集中的地点均出现了自动售货机、无人货架等 无人零售 场景。可以关注到,以售货机形式经营的商家的存活率相较于开放自取式无人货架而言,要高出不少。

  在这其中,过高的货品损耗率成为经营开放式无人货架公司在运营过程中难以为继的一大重要原因。

  虽然,车载便利店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却依然有着许多不可控的因素在影响着顾客的行为,譬如贪玩的孩子、醉酒的成人都是不稳定因素所在。

  陈师傅说,不管早几天亏损的货物要不要自己赔钱,下次去公司进行车辆检查时, 要让他们把这货架给拆了。 与无人货架以公司为单位进行经营,对损耗率有一定承担能力不同,每天靠开出租养家糊口的驾驶员,对货损显然更加敏感。这也就是说,其运营推广的难度、良性循环的难度均将更高。

  车载便利店公司客服说,下一步计划将业务拓展至从事网约车服务的车辆中去。而这事业版图是否能如愿成型,更让人带有几分疑虑,也同时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