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400-0021-5598

2016年1月1日起

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9-03-11 00:34 浏览:

  今年五月,刘金良和团队,在吉利总部大楼一起简单庆祝了曹操专车成立三周年。在如今这个纷扰不断的网约车行业,人们已经看惯了一家企业的浮浮沉沉。所以当人们从公开报道中得知这家网约车公司已经迈入第三个年头,才发现这个起初并不被看好的全国首家新能源网约车公司,依靠“新能源汽车+公车公营+认证司机”的B2C运营模式,依旧坚挺的活了下来,并且还有越发昂扬的发展势头。

  今年1月,曹操专车对外宣布获多家海内外知名金融及产业机构投资,完成A轮10亿元融资,在该轮融资过后,曹操专车估值已超过100亿元,成为新的独角兽企业。和大多数互联网企业,善于通过高调曝光和喜欢营造热闹氛围不同的是,即使曹操专车估值超过100亿,在网约车新政出台,合规合法化的B2C模式,越来越被行业看好的前提下,在传统汽车制造行业摸爬滚打23年的“老吉利”人,曹操专车掌舵者刘金良,依旧奉行低调行事的原则,“创业九死一生,谁能走到最后更重要。”

  从汽车营销起家的刘金良,深谙市场风云起伏的道理,“用户永远是最聪明的,永远不要跟用户玩套路。”近日,在杭州吉利总部大楼26楼,记者见到了这位“满脑子都是事”的曹操专车掌舵人。

  和刘金良个人务实、低调的风格一样,他的办公室也奉行简洁原则,一副李书福亲自书写的毛笔字被挂在他的案头上方,笔力遒劲得写下了“力量在风中回荡”几个字。在吉利的企业文化中,这几个字代表了一种思想,“如果说世界上的技术资源是风那么吉利就最能乘风而上,聚其为我所用。”

  现在这股风口,换成了互联网出行行业。2015年6月,吉利控股集团进军专车市场,时任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的刘金良,也从传统汽车销售跨越到了互联网专车,成为“曹操专车”项目的负责人。在刘金良看来,吉利做曹操专车是一次顺势而为。

  “未来汽车出行的需求将从拥有权向使用权转移,出行行业将呈现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四化一体的局面,如果制造商不参与出行,我觉得会像诺基亚和摩托罗拉一样被淘汰。”

  2016年1月1日起,“曹操专车”正式进入公众视线,“曹操专车”在杭州滨江区上线辆吉利帝豪EV纯电动汽车开始穿梭于杭州的大街小巷。一时间,这个带有新意十足的专车名字成为人们热议的焦点。

  曹操专车定位为新能源汽车网约车出行,强调节能环保,采取“新能源汽车+公车公营+认证司机”的B2C运营模式。当时,网约车平台普遍还在走滴滴推行的C2C模式,价格补贴大战也烧得如火如荼。

  曹操专车重资产的B2C模式,受到了外界很多质疑。“我们在做网约车过程中受到很多的置疑,有些人一开始觉得我们没有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瓷器活,对我们打击都很大。而且再看看一些同行的数量单量规模都很大,曹操专车是不是还能继续做?所有这些问题我们都面对过,但我们坚持下来了。” 刘金良说。

  2016年11月,交通运输部、工信部等7部委联合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此后,全国各省市陆续发布地方网约车管理条例法规,在肯定网约车“合法化”的同时,亦提出明文管理,网约车合法合规后,平台需要承担主体责任。在经过大把“烧钱”赚吆喝后,多数网约车企业转而从优化服务细节、塑造口碑效应等方面来培育竞争力。

  这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也给曹操带来了一剂强心剂。彼时对B2C模式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少。同时,曹操专车这个上路的“新手”自身也在经历蝶变。

  作为国内第一个拿到网约车牌照的新能源汽车共享出行平台,走差异化竞争路线的曹操专车,有一套堪称行业最严的司机筛选机制。成为曹操专车司机,不仅需要具备娴熟的驾驶技术、无任何重大交通事故记录和犯罪史,还需通过心理测评。曹操专车行业首创“驾驶员岗位素质测评模型”,测验显示具有良好的情绪管控能力和健康的心理状态,才能完成报名。

  刘金良给我们举了个例子,有曹操的用户告诉他,“只有坐在曹操专车上才敢安心睡觉打盹”,因为曹操专车的司机是自己的员工,服务让人安心,说到这里,刘金良眼有笑意。

  与滴滴、神州等出行平台不同,曹操专车不仅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还是一家车联网、物联网公司,掌握着车辆的云端数据,曹操专车APP不仅和司机的手机进行互联网通讯,还与车辆进行车联网通讯。刘金良表示,依托这套自己的精准数据算法,曹操专车将接单速度控制在“最迟7分钟, 最快4分钟这个区间之内。”

  虽然是新能源汽车,但打曹操专车,司机永远不可能以没有电为理由来挑单拒载。“当曹操专车车辆的电量小于10%的时候,平台就不派单给他,当用户输入目的地100公里,平台一定会派续航里程超过100公里的车来接乘客,这样就能使平台在云端抓取的车辆数据发挥作用,并给用户带来很好的体验。”刘金良如是说道。

  谈及内部管理,刘金良说:“我们的司机是交社保的,其实是一名企业员工,一名员工就要对企业的理念有贯彻,踏踏实实的把服务做好,让乘客有更好的体验。”

  “其实我就关心两件事,一个我们的专车干不干净,包括车内有没有异味,整洁舒适度如何;二,我们的司机个人卫生干不干净,这还包括司机的服务话术到不到位,衣着是否得体整洁。你别小看这两件事,做好了真不容易。”

  今年,曹操专车已经在全国25个城市完成上线万台纯电动车,App用户量近2000万,每天可以满足45万人的出行服务,并成为新的独角兽企业。

  正当资本蜂拥而至,曹操专车谋求B轮的传言也甚嚣尘上,对此,刘金良透露:“曹操专车也在准备B轮融资,目前有意向的投资机构很多,内部团队正在规划,还未开始实施。”在刘金良的规划中,快速突进显然不是最适合曹操专车发展的谋略。

  一方面按照网约车新政管理办法,曹操专车想在一个城市上线运营,需要“平台证”“运输证”“司机证”三证齐全(《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不能像C2C模式一样,快速布局。

  另一方面,重资产式的B2C模式,2万多名司机考验着团队在城市运营管理中的能力。“管理2万多名司机不容易,管理10万名司机更不容易,这考验我们的城市管理运营水平。提升用户满意度,这是一个挑战。”刘金良表示,“我们每个城市发展还在爬坡阶段,谈盈利还尚早,希望在2020年,曹操专车在大部分城市达到盈亏平衡。”

  网约车新政又把网约车定义为出租车,称之为网约出租车。随着各地网约车政策的落地,多个城市开始规范网约车平台管理。刘金良说,“这是好事。网约车车辆是为乘客服务,网约车新政把网约车合法化了,允许你做了,这就是一个进步。网约车本来就是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有益补充,都是为了解决用户出行难的问题。”

  从2017年以后,网约车“一边倒”的现象,让传统出租车行业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截至2018年3月中旬,南京因无人驾驶而闲置的出租车已经超过3000辆,占南京市总运营车辆的四分之一。南京的哥2万押金被扣也要干网约的新闻被爆出。

  同时,多个城市也在开始规范网约车平台管理。从7月1日开始,《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实施。新规明确了把从事非法客运人员的违法信息纳入本市信用信息系统。这次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查车政策”将严肃查处套牌车、黑出租、黑摩的。当然,还有“黑网约车”。

  政策实施后,网约车响应接单速度明显放缓,曾经秒级响应的网约车打车平台,也出现了打车难的情况。

  一边是传统出租车受到冲击,一边是网约车出现难打车的问题。在刘金良看来,发展网约车平台还存在两个不确定性因素。“一个是各个城市行业主管部门执法的态度和力度,一个是出租车行业未来改革的方向。”刘金良说,“网约车是出租车的一个补充,目前已经纳管传统出租车体系,在网约车越来越合法合规的前提下,我们也希望网约车行业有更加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比如很多网约车车辆未能三证齐全还在上路,这些违规现象,影响了行业健康发展。”

  “另外,网约车未来会不会像传统出租车一样安装顶灯、喷涂一样的颜色和标志标识,这些不确定性,都在左右着出租车行业的方向。”刘金良说。

  “我消灭你,与你无关。”这句出自科幻小说《三体》的台词,用来形容如今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时代,再贴切不过。纵观这十年,交通出行方式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革,行业的兴衰更迭,也考验着每一个企业负责人的远见和谋略。

  谈及未来的愿景,刘金良说:“希望曹操专车出行,更便捷、更智慧、更富有情感。”

  分析人士预言,出租车是1.0版,专车是2.0版,3.0版是没有司机的分时租赁或自动驾驶,4.0版就是无人驾驶。

  目前,谷歌、Uber等组建联盟研究无人驾驶汽车对人影响,丰田正在和Uber规划无人驾驶未来战略,以提高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性和效率。国内,曹操专车已经在八个城市进行测试无人驾驶实验,并借助沃尔沃汽车的辅助驾驶与无人驾驶技术、Terrafugia的飞行汽车等前沿科技,打造更加多样化、高效环保的出行解决方案。

  此外,由吉利和腾讯共同入股新组建的国铁吉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动车组Wi-Fi平台建设和经营,将向旅客提供站车一体化、线上线下协同的出行服务,包括Wi-Fi服务、休闲文化娱乐、新闻资讯、在线点餐、特色电商、联程出行、智慧零售等。曹操专车也将作为高铁网络运营构建家到家、门到门出行服务生态的重要一环,将强化吸引生态内战略合作资源,参与到曹操专车出行事业的联营共建,助力曹操专车取得快速发展。

  面对新的征途,眼前的刘金良更像是一个满怀期待,将船驶入水深之处的老水手,星辰和大海就在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