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400-0021-5598

已违反长途客运站“禁止站外揽客”的规定

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8-07-29 18:20 浏览:

  近日,丰台区相关负责人透露,丽泽桥、新发地、木樨园三大长途客运站将于2016年开启疏解,并于年底前完成疏解方案的制定。

  在“非首都功能疏解”的大背景下,长途客运站的疏解并不出乎人们的意料。不过,当长途客运站疏解的消息传出,还是引来各方的关注。无论是长途客车运营者、乘坐者,乃至管理者,都有其感受与期许。

  木樨园才华长途客运站西门前,常燕的脸被凛冽的寒风吹得通红,每喊几声,她都要裹裹军绿色的羽绒服,再跺一跺脚——她在这里站了近一个小时,只招揽到两个乘客。

  尽管招揽乘客的行为,已违反长途客运站“禁止站外揽客”的规定,常燕还是想碰一碰运气。因为她的长途车运营,与北京的这个冬天一样:“冷。”

  常燕已记不起,长途客车的运营转寒是从何时开始,但乘客逐年减少却是不争的事实。如今直到发车,车上常常只坐五六个人,来北京的路程亦是如此:“跑一趟没准还赔本呢。”

  这并非常燕一辆车的偶遇,木樨园才华长途客运站始建于1977年,前身为北京市木樨园南郊汽车停车场,于1987年被正式改建为客运站,如今已有近三十年历史。据资料显示,客运站运营线路覆盖河北、河南乃至浙江、福建多个省市,年吞吐量曾达到500万人次左右,不可不谓“繁盛”。

  张贴于木樨园长途车站办公室内的一张数据图显示,2014年1月至4月,每月进出站车辆数均在一万车次以上,客流量则在每月12万至22万之间浮动。该站负责人表示,此后数据并没有继续统计,“具体怎么样,现在我们不好表态。”

  “人肯定是少了,而且少了很多!”车站门前的鸡蛋灌饼摊,生意全凭车站来往的人流,如今一字排开的座椅空无一人,摊主坦言,也是因为“冷”:“原来有车进站,一会儿乌泱乌泱出来好多人,现在你看车开进去的时候,上面全是空座。再这么下去,我这摊儿也开不下去了。”

  也有客运站工作人员坦承客流量下降的事实,“经常来时候几个人,走时候还是几个人”,为了吸引更多乘客,长途车票也常年打折出售。

  长途汽车客流的下降,有着繁复的原因,对于木樨园长途客运站来说,则有个显而易见的影响因素——车站门外,大红门地区服装市场的疏解正迅速展开,以往看货、进货的商家,已有不少离开这一区域。

  “好多人摊位都退了,住处也拆了,走了就不再回来了,明年没准我也不用坐车了。”服装零售商徐卓宏的店面,位于河北保定周边的县城。每年他和老婆都要来北京十几趟,往返都在木樨园乘坐长途车,“到站先去动批,然后坐车回大红门”,订货、打包、发货,顺利的时候,一天就能完成。

  如果买的货少,徐卓宏还会把货扛回去:“坐长途车货多点儿人家也让你上车,还能直接到家,坐火车就不方便。”

  动批、大红门的市场疏解,徐卓宏的“上家”亦被影响,已有多个商家通知徐卓宏,“明年就搬家”:“(批发市场)据说都搬到河北去,离我家更近了,我就不用来了。”

  从丽泽桥长途车站返家的王淼,同样受到疏解的影响——由于小区的连续检查,曾租住的群租房被整改,让他失去了便宜的住处;低迷的房地产市场,也让王淼从事的搬家行业,少了许多工作:“原来每天搬家一个接一个,现在老有空闲。我想干脆早点回家吧,年后回不回来再说。”

  “我们这基本都是在北京打工的,老实说这两年都不容易。”王淼的同乡中,有许多人已放弃北上寻找工作,“都不来了,当然(长途车站)就冷清了。”

  事实上,长途客车需求逐年下降并非新鲜事。早在2012年,就有专家建言北京市长途客运供大于求,应优化长途客运站布局。而目前北京现有的11处长途客运站中,丰台区即占6席,且其中多处客运站相隔距离并不大。如六里桥长途客运站与莲花池长途客运站,相距仅不到1公里。

  “长途车客流下降不是北京独有的,是全国的普遍现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由于铁路、私家车等出行方式逐渐普及,长途汽车的需求量在全国范围内都在逐年降低。尤其是北京通往周边省市的短途线路,其需求更容易被高铁、私家车代替:“但长途车还是有需求的,因为长途车乘客主要还是低收入的人群,价格比较低。”

  该业内人士表示,有关方面宣布要疏解长途客运站,意味着拆改已成定局,不过对于长途客运站的具体运营情况,仍未看到详细的数据。被宣布疏解的三家车站中,丽泽桥、木樨园车站以通往北京周边省市的线路为主,新发地长途站则以山东、山西、河南等线路为主,客运量与往年相比有所减少,而主要线路仍有较大客户需求量。

  与此同时,木樨园、新发地、丽泽桥三家长途客运站的工作人员在受访时也表示,对于车站疏解一事,“是从新闻看到的”,还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正式通知,对于车站未来的走向,目前也还没有明确的方向。

  而在此前的通气会上,丰台区交通委主任李春滨介绍,车站疏解完成后,原土地按规划用途进行恢复,目前的思路是原址有可能恢复绿地或产业用地。以丽泽桥长途汽车站为例,该车站位于丽泽商务区内,虽疏解还未开始,已有工作人员推断,车站将为丽泽商务区“腾笼”。

  “真的吗?什么时候开始疏解?”听到长途车站将被疏解的消息,陈玲玲先表示从未听说过,又觉得不太能够相信:“还是有挺多人坐的吧?”

  带孩子回老家的陈玲玲,家住河北保定,由于路程不远,每次她都选择乘坐长途汽车:“我家附近也有一趟线能到,不但乘客多不说,每天还就早上一班。”

  在陈玲玲看来,发车班次多、票价便宜的长途汽车,对于许多乘客来说还是最佳选择:“好多人不坐长途汽车了,是因为他们都开车来北京,这个更不被提倡吧?我觉得长途汽车应该更舒适,跟火车一样,吸引更多人去坐。”

  如果算一笔数字账,长途汽车站疏解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按网络数据计算,丽泽桥、木樨园、新发地三家客运站的总日客流量超过一万人。如三家客运站被疏解,这一万人的进出京问题仍需要切实可行的分流方案。

  “车站会被疏解到河北去吗?”拖着两个大箱子,张国强的返乡之旅异常“沉重”。长途车站被疏解,在他眼中无疑是个麻烦事——每次返乡,他已习惯了先乘坐地铁,再坐段摆渡车到达长途车站的便捷。张国强算了一笔账,如坐长途车,从老家上车到北京,票价约为100元,再加上坐地铁、摆渡车的价格,每次往返成本不超过220元。如果换乘高铁,单程票价就超过300元,这还不包括从老家到高铁站的车票:“来回一趟多花400元呢,不少了。”

  “要疏解就疏解到地铁终点站也行啊,跟火车站似的,搬到郊区,也还好走。”张国强希望,在车站疏解之后,能给出入京城的人留下一条便捷、便宜的途径。

  丰台区6家: 六里桥站 赵公口站 丽泽桥站 木樨园站 新发地站 莲花池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