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400-0021-5598

”对于目前国内虽不断加毒力度

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8-11-18 15:59 浏览:

  近年来,毒品犯罪案件呈高发态势。运输毒品作为毒品犯罪的重要一环,已成为毒品犯罪的重要表现形式。而北京作为外来毒品的销散地和中转地,长途客运汽车站等交通枢纽已成为运输毒品犯罪案件的高发区。

  未来网(北京6月23日电(记者 刘璐)“目前北京已经变成了毒品主要的输入地,由于北京这边社会各阶层的人都有,所以在北京反毒、禁毒工作的力度非常大。”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二中院)副厅长黄小明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近年来,毒品犯罪案件呈高发态势。运输毒品作为毒品犯罪的重要一环,已成为毒品犯罪的重要表现形式。而北京作为外来毒品的销散地和中转地,长途客运汽车站等交通枢纽已成为运输毒品犯罪案件的高发区。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我国家对毒品的打击力度非常大,运输毒品15g以上就可以判到15年以上有期徒刑,而超过15g的线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和死刑。

  北京中二院工作人员在赵公口长途汽车站向站内乘客发禁毒宣传单。未来网记者 刘璐摄2017年6月23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联合当地司法所等部门在丰台区赵公口长途汽车站开展禁毒宣传活动。记者从二中院发布的相关数据了解到,2014年中二院共审理一审运输毒品犯罪案件39件,其中借助长途客运车运毒案件8件,占比20.5%;2015年共受理一审运输毒品罪案件37件,其中借助长途客运车运毒案件9件,占比24.32%;2016年共受理一审运输毒品罪案件26件,其中借助长途客运车运毒案件7件,占比26.9%。

  乘坐长途客运车携带毒品已成为运输毒品犯罪的重要手段之一 ,且呈逐年上升态势。为此二中院特将乘坐长途客车携带毒品案件特点进行了归纳。从案发地看,各长途客运站均有运毒案件发生,二中院表示,在其所辖丰台区内,六里桥、丽泽桥、大红门等长途客运站,均有运输毒品案件发生,案件分布相对广泛。

  而从始发地看,毒品的来源相对集中。以近三年的统计数据为例,二中院共审理借助长途客运汽车运输毒品的一审案件24件,其中广东5件,湖北5件,河北4件。从乘车方式看,为了躲避站内的安检,犯罪分子普遍采取长途客运站外上下车的乘车方式。从近三年的统计数据看,采取站外上下车乘车方式占到此类案件的82%,这也给此类案件的侦破和抓捕带来极大困难。从运毒方式看,简易背包或手提袋藏毒方式普遍。不同于飞机、火车等运毒方式,长途客运车运毒一般不采取人体体内藏毒、行李箱夹层夹带等较为隐蔽的方式,而是采取可随时丢弃、隐匿的简易携带方式。从运毒数量看,涉案毒品数量大从近三年的统计数据看,涉案运输毒品的数量从300克到6000克不等,数量大,因运输毒品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重刑的比率较高。从运毒主体看,“马仔”占比大。据近三年的统计数据,犯罪分子系受指使或雇佣运输毒品的占运输毒品犯罪的78%,毒品买家或卖家自行运输毒品的案例较少。中二局表示,“马仔”多为无业人员或农民,文化程度低,缺乏谋生手段,生活贫困,受利益驱使,往往甘冒牢狱之灾运输毒品。为何乘坐长途客车运毒成为犯罪分子主要选择,随后在中二院的介绍中记者了解到。

  一方面由于部分部分长途客运车司机贪图利益,违规站外揽客,随意上下客,这种行为不仅影响了交通秩序,而且由于无需身份证实名查验票、无法对旅客携带的物品进行安检,给毒品犯罪分子以可乘之机。而毒品犯罪分子正是利用站外上车难以安检的管理漏洞,逃避检查,有恃无恐地运输毒品。

  同时部分长途客运车不按规定线路、班次、站点运行,随意卸客,即喊即停。这让毒品犯罪分子有了逃避侦查的可乘之机,而公安机关往往难以有效追踪毒品犯罪分子的下落,不好把握抓捕时机。

  再加上部分长途客运汽车站安检流于形式,安检人员把关不严,安检设备陈旧,难以有效识别毒品疑似物。导致毒品犯罪分子正是利用了这一管理缺陷,明目张胆的携带毒品乘坐长途客运汽车运输毒品。

  而部分车载监控设备不齐,难以对车内状况实时监控,对上下车乘客衣着容貌、携带物品等情况难以做客观记录,无法固定证据,导致部分运输毒品犯罪案件因证据不足难以追诉。这也成为犯罪分子逃脱罪责的原因之一。

  “现在我们面临的毒品形式还是非常严峻的,一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第二就是整个社会在发展的过程中人们的压力较大,很多人吸毒是为了缓解压力;再就是现在制毒的过程非常快的,成本比较低,但却是一个暴利行业。”对于目前国内虽不断加毒力度,但为何仍不断出现制毒、携毒、吸毒者黄小明表示。

  黄小明提到,由于目前制毒的过程非常快,“现在的制毒不像之前需要种植罂粟花,现在的毒品基本上是通过化学合成的方法来制做。过程非常快的,成本比较低。但是反过来这又是一个暴力行业,(毒品)可以高价卖出,很多人都铤而走险,所以也有句话说三天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记者从中二院了解到之前主要分布在珠三角一带的制毒区,已逐渐向内地方向靠拢,目前四川、湖北、广东发现了很多的制毒窝点,北方地区相对较少,但是仍在河北、河南、东北等地均发现了制毒窝点。

  对于目前吸毒者年龄逐渐呈低龄化方向发展,黄小明认为,“好奇、自制力差、教育没跟上、生活有压力,还有就是经济上允许。100到200块每克的毒品对他来说可以承受,这些都成为青年人吸毒的主要原因。同时也不排除,有人故意向他们推销这类毒品,被推销者各种言辞所欺骗都可能成为其吸毒的原因。”